• 相关资讯文章
Q Q:经理小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 Q:经理小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 Q:经理小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400-666-0891(免长途话费) 手机:13549077779 (小李) 公司名称:西藏中国旅行社会议中心 地址:西藏拉萨市娘热路20号 Fax: 0891-6321585
旅行游记
西藏记游

 

在我的印象中,西藏一直以苍茫野性而引人神往,又以高原缺氧、路途艰险而被视为畏途。到了2006年所有媒体都在高调宣传青藏铁路通车以及它沿途的风光,这就更加勾起我的兴趣,自此,我就开始在网上浏览西藏风光照片。每看到相关的文章与照片,我的心思就不由浸泡在那神奇中,也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兴奋。看上去西藏的景色与新疆又有一些相似:都是莽莽苍苍的开阔苍凉;但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到底那里不一样却很难说清:是诡异和平实的区别吗?我等着计划中的西藏游来辨别一下。
经过掂量,我认定5月底6月初是最适宜的季节,于是在2007年5月27日坐上火车去西藏。

火车是晚上开,以保证途经青海格尔木与西藏拉萨之间是白天,便于大家观赏风景,这是个不错的安排!车上一觉醒来已在豫西,很快列车就奔驰在陕西的黄土地上。不过,当离开西安后,带有大块青翠的土黄色山脉开始在火车窗外出现,一直伴随我到天黑时分到达西宁。次日到格尔木前天色开始一点点地亮了起来,昨日那种一条线似地不远不近跟随着的黄土山脉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忽远忽近、忽高忽低的连绵山峰,有些山头还披着带有几分神秘的洁白。这些山看上去似乎都不太高,形貌却有些筋脉嶙峋,它们带些争先恐后地涌到我们面前;《中国国家地理》说它们是高海拔的丘陵其实有些贬低了它们的气势。有时高山后退,车前留出一大片的开阔地,河流就在这里恣意地蜿蜒着。火车上的所有旅客都聚集在车窗前,不时有赞叹声、惊呼声在车厢当中轰响。当我回家后再查地图时才发现,它们原来就是名震海内的昆仑山脉。
钻过几座隧道之后,原来时远时近的群山忽然消失,在我们眼前出现大片的原野,一望无际的寂寥无人,草也是黄黄的。远处天边不时闪出条条细浪似的山脉,大地微微有点起伏像波浪一般,似乎像在合着音乐的节拍起舞。在这“音乐”的节拍中不时有小群小群精灵般的藏羚羊在窗前闪过,引发车厢中阵阵轰动,可等大家拉开相机它们往往又消失了。
到11点左右,黄黄的荒原上又能看到水流,挺拔的山峰也远远近近地重新出现。此时的水是清清浅浅的、恣肆放纵的,这种景象几乎能令人忘却这些溪水就是雄壮的江河之源。其实若一思索就能明白:只有经过气势雄浑的高山与莽莽荒原养育的江河,日后才能同样的气势磅礴、万里奔腾;这就是江河之源,唐古拉山脉的北麓,火车已经到了唐古拉山脉的面前。初看上去唐古拉的山形并不比昆仑山高大,也不比昆仑山更雄浑,但它们给我的感觉却比昆仑山的山势更强悍,不知这印象是由山上的冰雪还是在苍凉的荒野映衬下所造成。车厢内的海拔高度计的数字在不断上升,可车窗外的山峰间越加开阔平坦、山也象缩小了,真正成为“高海拔的丘陵”,但给人的威势感并没有减少。火车越开越快,突然,在所有人都没有准备时,列车从一小片山间开阔地上呼啸而过,窗外一个由红白相间、约略成三角形的房子与长长站台组成的车站一闪而过,站台上的大牌子上的三个字告诉我们:唐古拉山口到了。原来青藏分界的山脉是如此的低矮而稀疏。
过了这个山口,就是西藏,就是西藏的安多县。火车蜿蜒着下降海拔,但窗外的景象仿佛依旧——山脉依旧远远地起伏绵延着、带着雄阔的襟怀陪伴着身旁的枯黄的草地。毕竟已是西藏,与青海荒无人烟的辽阔不同,没过多久黑色的牦牛与白色的羊群就三三两两地远远近近地出现。随着人的活动踪迹的出现,开阔的原野也顿时让人觉得生机盎然。这时的火车慢了下来,紧接着一个长长的湖泊就来到车窗前;由于去年的青藏铁路通车的报道,所有乘客都知道是措那湖到了。
列车在紧邻措那湖站停了下来,这是计划外的停车,大约是为交会前方的列车。措那湖的水色与天空的色彩一样是湛蓝湛蓝的,只不过天的颜色更加浓郁深沉一些,而湖水的蓝则有点妩媚的成分;湖的对岸有众多山峰在湖边隐现。抓紧这难得的停车时间,我拍了一批照片。当让过前方开来的货物列车后我们继续前进,此时我却不断恋恋向后瞭望着那蓝盈盈的湖水,脑海里不合时宜地闪出一句宋人的诗句:“空水澄鲜,俯仰流连,疑是湖中别有天”,实际上此地风光与宋词的意境比,那种大度的壮阔与寂寥却实在大有过之。
列车就在这忽而开阔忽而收狭的山谷中行进,终于在三弯两绕穿过一片波浪般起伏的草原之后,冲进了一个车站:三层高、镶嵌着大玻璃幕墙的红白色建筑和它前面的站台就在了眼前,时间是2007年5月29日的17点13分。车停了十分钟后重新启动,此时距离我此行的目的地只有三四个小时了,我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激动。
出那曲,又是大片开阔的夹杂些绿色的棕黄草甸,座座山峰站立在远处,山峰中又不时耸出雪山——这类似的情景我已经看了一整天,有些习惯了,但又总觉得与它处有种一时还说不清的不同。在这开阔地上没跑多久,火车就一头扎进了山谷里,天地一下子猛然收紧。极高大的山就连绵地在车窗外拔地耸天,若剥一句古人的诗就是“山从窗边耸”。这种耸峙不光由于近观而觉得山的体量高大、雄健,还在于高山上从山顶就向外凸伸出条条棱脊,这些棱脊非常巨大而粗壮,近地处往往又叉开分成几瓣,酷似一只筋肉发达的猛兽的巨腿从天上直踩到地上,确实给人以惊心动魄的感觉。火车的另一侧,就有一条乳白色的河水在流淌,后来得知这是堆龙曲,堆龙德庆县就因此水而得名。穿过这条狭长的山谷,钻过两个山洞,再拐过几个弯,在我还没有精神准备时,拉萨火车站一下子就到了。这真有意思,火车一路上都晚点,就是到格尔木时,还晚点了有一个多小时,可到拉萨站时居然还提前了二十分钟。
下了火车,我感觉却有些奇怪,因为拉萨火车站的站台实在太宽阔了,可能有近百米,若在内地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把它叫做广场。出站口的建筑外立面是暗红色的,内墙红黑相间,大厅很高,这个出站口立刻给了我以一种大气的漂亮感。

那木错

5月30日去那木错游览,我在8点钟出发 ,实际上就是沿着青藏公路向北走,开始有一段就在青藏铁路的左右。又见到那高高大大、棱棱脊脊的山,除了感叹山的雄健之外,我忽然注意到这里所有的山都是光秃秃的土黄或棕黄,决没有一棵树木,就连山谷的平地或近水处也没有树。不过天确实澄澈剔透,蓝得让人无以形容,澄澈得连丝丝缕缕的云彩都纤毫必现。
汽车溯堆龙曲而上,不时来回地穿越着铁路桥,在经过一个小镇又向右拐了个弯之后,就贴右面的山边行驰。左边是宽而散漫的河流,河对边有大片的还是枯黄色的草地,再远处就是著名的念青唐古拉山脉了。念青唐古拉的山脉不像唐古拉山那样稀疏和缓。由于它们距车较远因此看上去都不太高,但山峦起伏、山势颇有些伟岸,不时有冰雪笼罩在冈峦上,在湛蓝的天空映衬下极具一股神秘的冷峻。这亘古的荒原、冷冷的山峦让所有的观者都感觉到了一些咄咄逼人的气势。10:30,车在念青唐古拉的主峰——念青唐拉峰前停了下来。这里虽然山围四野,但也可算是天旷地阔,青藏公路从当中穿过,两边棕黄色夹杂着砾石的草地一直铺到了山脚下。念青唐拉峰前有一个巨大的像伞样往四下张开的经幡丛和星星点点散布的大小玛尼堆,游人络绎不绝。经幡与玛尼堆前是一条起伏的山峦,念青唐拉洁白雄健的身姿就在山冈峦后耸起,带着银白色的骄傲直插云天。在逗留了半小时,我们继续向着那木错前进。从念青唐拉峰前到那木错山门用了一个小时,进山门后汽车仍是绕来绕去的在爬坡,不过山路确实陡峻,有些甚至是在急转弯时上下坡,也难怪这一路都要设关口打卡限速;后来听说,2006年时在一个下坡急弯处发生汽车飞出急弯掉入深谷的事故。30分钟后,汽车停在海拔5200米的那根拉山口让大家观景,山口是远观那木错的好地方。下了山口,地形极度的开阔起来,平展展的公路两旁又是夹杂砾石的草地,那棕黄与天空的湛蓝在远处相接呈一条线,崭新的柏油公路就在向着这天际线笔直的延伸,仿佛汽车正驰向蓝天,一小时后,终于到了那木错景点的停车场。
那木错的水色是浓浓的蓝洇洇,浓得连天空都被比了下去,蓝得迷人,也蓝得令人沉醉。念青唐拉峰也就在那木错湖的边上,骄傲地伸展了它强健的银白身躯,藏民形象地说:念青唐拉与那木错是一对夫妻。那木错的水永远在温温柔柔的波动,而念青唐拉也永远峻拔骄傲,有那木错水的映衬念青唐拉益发显得高峻,而那木错也因为有了雄健冷峻的山脉的存在才得以彰显,也难怪藏民把念青唐古拉山看成天国的丞相。湖边上除了游人之外,其他人并不多,时间长些就有点荒凉的感觉。这里的风颇为强劲而冰凉,我虽加了两件衣服,还有些被吹透。虽然漫步在湖边很惬意,但毕竟不能久留。15点将近启程回拉萨,当我们翻过那根拉山口,来时的上山路成了下山路时,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一段路的险。在接近拉萨城郊时,道路两旁都是树木,不知怎地我突然产生了在丽江拉市海的错觉,也许这两个地方太相似了吧。
回到拉萨城内已经19点都过了,因为时差的关系,太阳当然还在天上。进城后,我意外地发现在街道房屋的上方耸立着庄严的布达拉宫,于是紧忙将这情景拍摄了下来。当我最后在旅馆的房间坐定时才发觉,今天一天我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林芝

31日又是一大早,我南渡拉萨河顺318国道,也就是川藏路向东。当车子一开上川藏线我立即感觉到了与昨日鲜明的不同:道路两旁是绿油油的成排的树,树外是绿油油广阔的田地,山在远处地站着,分明一派巴楚风光。溯拉萨河而行,河水离我们忽远忽近,水势也渐行渐小。一个半小时之后青绿的田野消失了,山又重回我们的近旁。此刻的公路在山间延伸,不时地又转上一个弯。没有多久,我感觉汽车似乎在爬山,还没等我回过味来,公路的右下方就出现了大片枯绿色的空旷,再向远处眺望一下:群山也像是低矮了许多。二十分钟后,约10点50分我们站在了此行的制高点:米拉山口。这里是拉萨河与尼阳河的分水岭,照例停车观览。山口海拔超过五千米,立有一块石碑一座牦牛像,是福建泉州援建的。站在米拉山口回望,只觉得襟怀开阔,野旷天低群山小。
观赏完山口景色继续前进,孰料下山的路却是在急剧的陡坡上横向开凿出来的“之”字形,若直接下去那就是高山速降,看着就有几分胆寒。山坡下又是大块的枯绿,这回是夹杂大块暗红的枯绿。下得山来,我们的车子在山间弯来绕去,我只觉得两旁的山拔地耸天,与去那木错时的景象有几分相似,只是昨天的棕黄换成了脱离今天的枯绿。只是在看到乳蓝色的尼阳河水时,颇为意外,因这水色与新疆喀纳斯的水色一般无二。
将近11点半时终于脱离了枯绿进入一个葱笼的小镇吃午饭。午饭有什么菜记不全了,但至今清楚地记得有一盘当地的山野蔬菜炒菌菇,鲜美异常,至今思之还觉齿颊留鲜。饭罢出发,山谷中河水在忽宽忽窄、时动时静地流淌,越往前行两旁的山就越高大葱绿。我们今日的终点八一镇海拔只有二千九百米,从五千米下来应当是山越来越峻拔。这条山谷正是从印度洋北上的暖湿气流的通道,所以山上的植被也越来越茂密润泽。车在夹峙雄立的山中行驰,一旁乳蓝色的尼阳河贴着公路在流淌。可以看得出来,公路是硬生生劈断河边山脚而修出来的。下午1点,汽车紧贴劈出来的峭壁边停了下来,今天的第二个景点:尼阳河一柱擎天到了。
这个景点的照片我在网上看到过许多,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开阔的地方,没料到原来在是这么狭窄的山谷中。也正因为是在这狭窄的山谷之中,那尼阳河水的声音就让人觉得喧嚣得格外悦耳,河边山上的绿也格外滋润;也正因为有暗红的山岩与深绿色的植被衬托,蓝调的尼阳河才格外的轻快;也正因为有了深深的山谷、密密的植被以及壁立的巉岩,才使人产生声喧色静的留恋。
13点30分重新上路,车依旧在山脚旁绕着,时间不太长我们转向了去巴松错的路,路弯弯曲曲、景清清秀秀,当到达巴松错湖边,已是15:45了。不远处,一片蔚蓝色的湖水就静静地躺卧在绿宝石般的山间,湖中有一蓬郁郁葱葱的小岛,它被两条金黄色的浮桥连在岸边。岛不大,主要是一座红教的小庙,相传是莲花生大师手创。入庙参佛出来,我随大家一起环岛一周;那是一条转经的小路,小路旁的树长得枝繁叶茂,透过扶疏的枝叶映入眼帘的是蔚蓝的湖水,树枝上白红绿黄蓝五色的风马旗在随风招展,徜徉在此身心具澄彻。
踯躅到17:30我才恋恋地离开,向下一个景点卡定沟前进。开着开着,汽车向右一转钻入一片树林中,林中的土路仅够勉强通过。到达卡定沟门口时已经接近18点半了,下车后,我意外发现这个景区的大门是标准的柴扉,透过柴扉可以看到前面壁立的青色巉岩与茂密的树丛。进门右转顺小路前行,两旁山岩峭立于两边,茂林修竹舞动于身边,清流激瀑悬挂在岩间,一幅清幽安谧的景象。正是经典浙江山中景,何时被搬来西藏?18点50分离开卡定沟去八一镇,进镇前先参观巨柏园,巨柏园就在镇子的边上。进园就看到许多高高大大的柏树,拐过一个弯看到其中一颗特别粗壮的,四周被哈达环绕着,此树有2600年历史。树前方砖铺就了一块空地,旁边有一座两层的方亭,此刻正是傍晚,游客寥寥,园内幽静。
20点一过,我出来去镇中吃晚饭。镇子不算大,吃饭的饭店在街边的停车场内,菜式同样是时鲜的山野菜,我吃得快,吃完就到街边看风景。临街的房子大都三层,底层是商店,有水果店、玉器店、百货店等等,鳞次栉比的灯火辉煌,出租车、公交车、自行车熙来攘往无比热闹,真是个繁华的小镇。不过我住的三星级酒店却造型奇怪——进门停车四合院,然后是大堂,——整个一个车马店风格;当晚我洗了到西藏后的第一次澡,一夜安睡。按计划次日返拉萨。
6月1日我早早地起了床,收拾完毕下到一楼餐厅吃早饭。到了楼下才发现外面正在下雨,不过大堂的服务员告诉我说现在这里正是雨季,每天都下雨,而且都是晚上九点之后下,至迟在早上九点半雨霁日出。西藏连下雨都这么有规矩,真妙。吃完早饭时间尚早,雨又小了许多,于是去街上走走。走出宾馆大门,只看到街道空阔,街心绿化带精神挺拔,对面是长途客运站,街道两端青山隐隐,白云缭绕在山脚,几乎就与地面相接。那柔和悠然的画意真地无法形容,我立即抓起相机拍了下来。拍完,我还在呆呆地看着这景,越看越觉仿佛有画境般的诗意,想来想去竟想起了李白的:“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在返回拉萨的中途将绕路去布久乡的喇嘛岭寺游览,此时是7:40,车行镇上寂静无人,一洗昨夜的喧嚣。夜雨袭过的街道和树木正神采焕发,一派“雨洗街树静,天开图画时”。还是平平坦坦崭新的两车道,还是三弯两绕的山间,不过此时却是雨洗绿浓、云遮雾绕。一小时的车程很快,我们停在了一个小山坡下。上坡、进门,转过一个弯忽见一棵团团大树独立院中,树下的五色经幡如帷盖般从主干伸向四方。转过此院是条弯弯曲曲的土路,路两旁或密密的灌木、或院落人家,几只小巧的黑色藏香猪在院中觅食。在道路两旁各有一个栩栩如生的红色木制男性生殖器的模型,这两个模型是喇嘛岭寺出名的标志。再拐弯,一个藏式的小小院门,毫不起眼。不过进门却让我颇为意外,草树繁茂的院子葱葱笼笼,再前面是一个台地,上面矗立着一座三层圆顶的佛殿,在四周葱茏的绿色陪衬下格外的金壁辉煌。我没进去因为忙于拍摄周围的美景。9:20我离开了喇嘛岭寺,再经八一镇循原路返回拉萨。不过当我们正式离开八一镇之后,太阳就又出来了。这一路时间宽松,于是在阿沛桥前停车,好让我拍尼阳河景。之后,车子直放工布江达县城吃午饭。午饭之后直奔拉萨,我在汽车上睡着了,一直睡到翻越了米拉山才醒。
回到拉萨时间时18点多,当晚是自助的藏餐(也有汉餐)并有歌舞助兴。既为西藏风情而来,藏式饮食也就该尝一下,我取了些糌粑糕、奶渣糕、酥油炒面、血灌肠和着酸甜的青稞酒一起吃,在我们吃的时候,歌舞表演开始,我边看边拍照边吃。说实话歌舞还不错,而酥油做的糌粑糕、奶渣糕、酥油炒面味道还可以,而酥油、牦牛血的糯米血灌肠的却可称风味独特的浓郁。饱餐之后我去布达拉广场徜徉发呆到21:30天黑。

拉萨

6月2日一整天都在拉萨城内,早上九点多一点我到了大昭寺门口。大昭寺的大门也是很小并且偏在一边,门口有许多磕长头的信徒。大昭寺的门票是小方光碟式样,很特别。进门后就不许拍照了,其实除了一两个庭院外内部所有空间都很狭小,大殿中也是如此。大殿式样有些像汉地的明堂式,供奉的是未来佛:强巴佛(也就是汉族说的阿弥陀佛)。主佛四周有许多粗大的木柱,据说有七根还是建造时的原物,不过所有的木柱都已经漆黑了。木柱的外围是一圈不太宽的走廊,再外圈就是墙壁和一个个小门,门内或是菩萨或是各时期的佛教大师像。我们以顺时针围主佛转一圈。在一个小门前所有参观者都停了下来,这里人特别多,都在礼拜门内一尊金光四射、灯供辉煌的佛像。这就是文成公主自洛阳白马寺带来的由佛祖亲自加持开光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这是现存唯一的一座。
各个殿堂参观完毕,我们上到寺庙的三楼,也是整个大昭寺的房顶平台。这个房顶上也有许多建筑,高低错落,颇有景致好摄影,不少建筑上都贴了金。在这里徜徉能呼吸到浓郁的高原藏风。这个房顶上有一面是没有建筑,从这面看出去,近处的街道与远处的布达拉宫和它背面的山脉历历在目。
自大昭寺出来我们去逛八廓街,八廓街是条环绕大昭寺的转经路也是一条商业街,要顺时针走。整条路还算宽,但街上摊位林立,游人摩肩接踵,但我的目的却不是这条街道,而是这条街上的一家小酒店:玛吉阿米。这家店的原址可是一个闻名遐尔的地方。不过为了等好一些的拍照时机,却需要有好耐心。转完八廓街已近12点了,于是去吃午饭。
15:30我从东门进布达拉宫。进布达拉宫原来如此复杂,先是持订票单和身份证与领票处核对放行,之后再在里面进行安检并再次核对证件,之后才能进入布达拉宫的院子。从院子里开始顺之字形的台阶上坡,坡道很漫长,拐过一个弯又是一个弯。这条路也是从前的官员晋见达赖喇嘛时走的路,这段路累得所有参观者气喘吁吁的;不过当向外望去的时候,却是视野越来越开阔。最后终于走过台阶进入一个门时,却不料三弯两绕又进入了一个院落,这里才是真正的售票处。买好了票正式进入布达拉宫。里面的通道都不宽,大多仅容一人通过,当我们曲曲折折地登上陡峭的楼梯之后来到了一个房顶平台。这个平台上有与大昭寺相似风格的建筑。再进入一个小门之后,是一个极狭长的走廊,廊前有一长排凳子,据说这是给官员在等候达赖喇嘛召见时坐的,再进去就是达赖喇嘛平时办公的地方。出乎意料,达赖喇嘛的“办公室”也极其狭长,房子内并没有更多的珠宝,但所有用具都装饰华丽,四下是五彩的绫罗绸缎,小房间中充满着雍容华贵的气息。在达赖喇嘛座椅的前上方,有一长排类似“老虎天窗”的气窗,被黄色绸缎遮盖,这排窗的作用是采光,每天太阳可以从早上晒到晚上,因此这里被叫做“日光殿”。出“日光殿”我们顺次参观达赖的读书、念经、会客等房间,有些房间精致、有些简朴、还有些佛像林立金壁辉煌,但它们毫无例外地都很狭长,只有六世达赖喇嘛住过的房间还稍宽些。
参观完这些地方,我跟着向导下楼去参观历代达赖喇嘛的灵骨塔。宫中的路确实弯弯曲曲,无人带领的话就必然迷路。历代达赖喇嘛的灵骨塔有些是坐落在单独房间内,有些则是几座挤在一起。不少房间,都是极高耸又极狭窄,除了塔本身光彩夺目之外,房间基本上是黯淡的。
参观完,我从布达拉宫的后山下去,后山的路是汽车路,十三世达赖喇嘛有一辆福特汽车。出布达拉宫后就是工艺品中心,我在中心转了一圈后出来走向了转经的小路,结果一直走到了宗角禄康。晚饭后我又四处乱逛,拉萨的房子最高的也就四层,所以不论在何处往往都可以看到古老的布达拉宫高高地出现在现代的建筑的上方。来西藏前我在人民网上看到文章(见http://travel.people.com.cn/GB/41635/41740/5447851.html)说:“布达拉宫是悬浮在这座城市上空的,除了‘雄伟壮观’外,我再找不到别的词了,湛蓝的半空中,红白相间的殿宇依山势上升,恍若通往天界的阶梯,或者说它本身就出自天上,人间能得几回见?这便是世界屋脊了,其余一切,如凡夫俗子的我辈及语言,在它脚下都显得那么渺小、苍白无力。”那位作者想必是在布达拉广场上看布达拉宫的,故有这种感想,应该说是生动的。因为从那个角度看布达拉宫,四周的背景都是纯净的天空,视角是仰望;若站在街道上看,由于有了街市的繁华作衬,古老的布达拉宫就好像是从凡间向上涌起的,仿佛是扎根在这熙熙攘攘之中。看到这情景,我不禁有今古相接、长歌怀旧感觉,不禁生出“千古风云细数过,今日熙熙对春风。”

日喀则

6月3日去日喀则游览,这一路上的主要景点是羊卓雍错以及江孜的白居寺,今夜宿日喀则。这天我8点多钟出发沿拉萨河西进,出拉萨时景色与去林芝相似:公路两旁也是高大的行道树,远处山脉隐隐,山与路之间是大块绿油油的青稞地,颇有几分田园牧歌的氛围。这是自上海发端的318国道,我们正在走的这段又叫中尼公路,在公路的旁边的里程碑上的数字都在四千六七百以上。车行没多久,就看到一座大桥飞架在拉萨河上,指示牌上的字表明过桥就是去贡嘎机场的路。继续前行,就经过了拉萨河汇入雅鲁藏布的汇合口。将近9点半时,我们的汽车开始爬山,爬的是冈巴拉山;不知是不是时间的关系,一路上空旷寂静没有其它车辆。如果只看路,那只会觉得弯多而急,一个弯连着另一个弯,可蓦然回头,我忽然发现车轮边就是万丈深谷,山谷极其深邃,能让人感觉到这座冈巴拉山高耸的气势。在不知不觉当中汽车已接近山顶,四下张望,群峰已经不像刚才看到时那么巍峨,所有的山都显现出一种毛绒绒的黄色调来。
到了山顶我们下车观赏羊卓雍湖的景色,当然都是远观。可能是这里昨夜下过雪,许多的山头都披着一层薄薄的白雪。在雪白的山峰的衬托下,在群山环抱中的羊卓雍湖显得分外的妖娆而妩媚。在山顶盘桓了半个多小时,我循原路坐车下山。这条公路是崭新的两车道,从曲折的山间开辟出来的,下山时大部份时间是贴山崖走,离外侧深陡的山坡还有点距离,可就这样当向下望时犹有几分心惊。
到山下汽车向左一拐钻入了一条深深的峡谷,峡谷时宽时窄,谷中路边一条江水在奔流,水色时蓝时绿水势时静时急。山谷两旁的山脉依旧是高大雄健,与冈巴拉周围一样也是毛绒绒的黄色。山谷宽平处江边有沙滩,有几处山上甚至连毛绒绒的感觉都没有了,干脆出现有如“鬼剃头”般的块块沙坡,当一阵风吹来天空迷漫着沙尘,让我在山的雄健中感受到了些苍凉。
到13点多我在一个稍微热闹些的地方吃上了午饭,估计已经过了尼木县是在仁布县境。午饭处是一块盆地,地形已经十分开阔,若在拉萨旁边或在林芝应该是一派绿意盎然;但此地周围景象仍旧很荒凉,平地只见大片的沙地、远处山上是片片沙坡,只有近江边有些很明显是刚栽下的树木。近14点半到达日喀则,车子穿城而过径去江孜,就是这一晃而过却给我留下了街道宽阔没房子的感觉。
江孜是在16点时到的,有一条颇为像样的街道。街道的尽头就是我已从网上看了无数遍的抗英纪念碑,碑的背后是高耸的宗山堡。白居寺就在宗山堡的旁边,庙依山而建,由一座围墙围了起来,进庙门是条长长的甬道,两排转经桶夹峙于道旁,整个院中的主建筑是一个集会讲经的大殿、一座万佛塔,由于院中房子不多,所以院子就显得很大。白居寺的特点是庙内四个教派共存,哪个教派需要集会就由哪个教派使用大殿。万佛塔是可以登临的,但要上去拍照须另缴十元钱。进塔的门与塔中的路和楼梯都一如拉萨布达拉宫和大昭寺中那样狭窄。盘旋登到塔顶,眼前的视野顿时开阔,远山赭黄、近野葱绿,好一派安谧的田园景象,只有左近一脉相连的山头上傲然耸立的宗山堡在提醒人们那一百年前的壮烈。
4日我睡了一个懒觉,快9点才出发,好在扎什伦布寺就在日喀则市内。等进入扎什伦布寺内才知道,整个寺院布局就像个村庄,由一个个小院落和院子间的道路组成。在这些院落的后排是一排气势恢宏的建筑,它以三座金灿灿的殿宇做标志,我们要参观的也就是后排的这组建筑。先参观的是十世班禅喇嘛大师的灵塔殿 —— 释颂南捷,大殿红墙金顶巍峨而庄严。进殿只见殿内巨大的宝塔金光灿烂几乎充满殿内空间,所有人照例顺时针绕塔。出来又参观了扎什南捷,顺路,我去参观了其他旅游团不注意的汉式佛堂。
其实从进门后整个路线看,我们还是顺时针。在经过一处楼前时我见到了班禅喇嘛的住处,眼前崭新的黑白两色的布幔遮窗,楼宇形神挺拔。再向前出了一扇门有个巨大平台,向左看不远处有一个高高的晒佛台,而右面日喀则市区尽收眼底,这个季节的日喀则所有的房子都被大树浓密的绿色所掩盖了。离开这里,基本上就是向出口处走去,在经过一个被红黑白三种颜色装饰起来的院子时我们又进去看了一下,那里是僧侣们辩经的地方。
再精美的宴会终有散席的时刻,10点50分我离开扎什伦布寺,在车上我忽然想到毕竟是后藏的中心,这扎什伦布就是比白居寺气派。汽车沿着318国道向回赶,中午12点时分车子在一个小地方停了下来。当我们走进个小饭店时,店门口的几个水箱里的鱼引起了我们注意,鱼都很大,十分鲜活,牌子上写着:雅鱼,问价钱要80元一斤。中饭后我们在雅鲁藏布江边盘桓了一会儿拍照,然后就上车直驰拉萨。我在车上抢拍照片,再不抢就拍不到了!回到拉萨是下午4点多。

6月5日8点钟光景,我打了部的士去火车站,我还打算在车站前好好拍几张照片。到了站前下车,只见天色沉沉浓云层层的还未大亮,火车站四周山头上都覆盖着雪,看来夜里拉萨下过雨了,面对此景又怎能不心动。在一同猛拍之后我步入火车站内,可站内又叫我心动了,进出站的大厅极其高耸空旷,大厅方形的柱子黄黑相拼,在暗红的墙面映衬下有点金灿灿的味道,相形之下去候车室的上楼通道却相对显得窄,这风格这几天我已经非常熟悉了 —— 是种浓郁得搬不走的西藏风格。车站里面的上上下下又让我的相机忙了好一阵。
9点20分检票,约10点钟开车。可我产生了一种要回头看的冲动,虽然再回头,拉萨城已看不见了。火车一路向北,我本来打定注意不再拍照。可下过雪的藏北大地又让我忍不住了,结果是一路又拍到唐古拉山中才罢手。
在归来的火车上,只要我拍照的手停了下来,我的脑海里就反复比较着西藏与新疆的不同:新疆是浓郁深沉,而西藏则有种逼人的雄浑。新疆与西藏虽然都是莽莽苍苍,但新疆更开阔,总让人想起汉唐雄风;而西藏则让人更多地感受到苍莽的强壮,能叫人产生对大自然的敬畏。

回到家里之后,没料到在西藏没发生高原反应的我却有醉氧反应了:竟日昏沉沉地想睡觉,但胃口又出奇的好,一连三四天都是如此。在我的醉氧感觉稍微好些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整理照片,我发现近一半的照片拍的是拉萨之北,虽然藏北的风景与颜色是最粗犷也最单纯,但也印象最深、最吸引我,也最形容不清,或许就是因为被藏北那雄浑而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高山所震撼吧。


脱稿于 听雨斋

关于我们 | 支付方式 | 公司荣誉 | 法律声明 | 返回首页
Copyrights ? 2008-2013 www.tibetmeet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西藏会议网 版权所有 电话:0891-6955555 400-666-0891 传真:0891-6321585
公司联系地址:西藏.拉萨市民族北路1号国旅广场5楼 邮编:850000 邮箱:okmeeting@163.com 藏ICP备08000051号
如果信息内容侵犯到您的版权或权益请与我们联系,经确认后我们会立即移除相关内容或链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所有信息解释权归本公司